專欄丨哈羅德·布魯姆:我純潔地保護詩歌

稿源:南方人物周刊 | 作者: 聶陽欣 日期: 2019-10-25

對于哈羅德·布魯姆來說,莎士比亞是他一生的神祇

對于哈羅德·布魯姆來說,莎士比亞是他一生的神祇。五六歲的時候,被問及長大后想做什么,他說,“我只想繼續讀莎士比亞和詩歌。”兩年前與記者談論在哈佛開設的課程時,他計劃在今年“重回對莎士比亞全集的講解”。2019年10月14日,布魯姆死于家中,享年89歲,也許當時他還在重溫莎士比亞。

布魯姆生于一個移民美國的猶太人家庭,早年在康奈爾大學跟隨M·H·艾布拉姆斯學習,那是一位浪漫主義的權威學者。后來布魯姆去耶魯大學讀文學博士,耶魯新批評派盛行,貶低浪漫主義。為了維護文學的想象,他創作了一系列浪漫主義詩歌批評,如《雪萊的神話創造》。

真正令他享譽文壇的是隨后的“對抗式批評”,即“影響四部曲”——《影響的焦慮》《誤讀圖示》《卡巴拉與批評》《競爭——走向一種修正理論》。他吸收尼采的對抗論和弗洛伊德的防御論,將詩人與詩人之間的關系比喻為父親和兒子之間無休止的斗爭,“一個詩人促使另一個詩人成長”這樣溫和的迭代在布魯姆那里被否定,他認為后來的詩人在面對前代巨擘時都會產生焦慮,天才的詩人就在焦慮下對前輩進行有意的、創造性的誤讀,在詩人之間的相互對抗中誕生自己的作品,如華茲華斯對彌爾頓、雪萊對華茲華斯那樣。

晚年時他發起對正典的捍衛,誓要做西方傳統最后的繼承者,出版了《西方正典》《如何讀、為什么讀》等經典普及著作。在《西方正典》中,他以莎士比亞為向度,選出26位西方文學大師進行分析,從影響過莎氏的蒙田、喬叟,到他所影響的彌爾頓、塞繆爾·約翰遜、喬伊斯,還有反對莎氏的托爾斯泰,堪稱“散文化了的莎士比亞”的弗洛伊德等等。他認為,“莎士比亞就是文學經典。他設立了文學的標準和限度。”

在對經典作品的批評上,布魯姆的態度異常堅決,只守著藝術和審美這一個維度。他認為文學的經典性不源自其他的什么,只在于它本身強有力的文學原創性,和因而表現出來的驚世駭俗的陌生性,“偉大的文學即使面對最有意義的事業也會堅守其自足性。”文學的意義也不在于任何功利性的價值,“研讀經典不會使人變好或變壞,也不會使公民變得更有用或更有害……西方經典的全部意義在于使人善用自己的孤獨,這一孤獨的最終形式是一個人和自己死亡的相遇。”

因此,他將政治、倫理、宗教、道德等拒于文學的門外,試圖從這些社會學角度對作品進行文化研究的人被他評為“旨在消除莎士比亞的獨特性,以展示他們的文化唯物主義”,例如女性主義者、非洲中心論者、馬克思主義者、受福柯影響的新歷史主義者或解構主義者等,他用一頂“憎恨學派”的帽子將他們一齊扣下。與異見者的論戰也使他收獲了“最臭名昭著的文學批評家”的頭銜。

“所謂的美學價值來自階級斗爭,這條原則太籠統,無法完全駁斥。逃避美學的結果是把美學變成意識形態或者形而上學,人們再也不能把一首詩當成詩歌來讀,因為它首先是社會文件。對于這種方法,我堅決抵制,敦促盡可能全面地、純潔地保護詩歌。……如果我們閱讀西方正典的目的是為了構建我們的社會、政治和個人道德的各種價值,我堅信我們會變成自私自利、剝削他人的魔鬼。”

布魯姆相信維柯在《新科學》中提出的神權時代-貴族時代-混亂時代循環理論:每個新的神權時代會在一場大混亂后最終出現。他對此不甚樂觀,“也許閱讀的年代,如貴族時代、民主時代和混亂時代,都已經到了盡頭,再生的神權時代會充斥著聲像文化。”但布魯姆依然孤獨地守候在純文學的凈土上,期待會有一個逆轉的時刻:“旅鼠們不會再成群結隊地自墜山崖。”

網友評論

用戶名:
你的評論:

   
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38期 總第616期
出版時間:2019年12月16日
 
?2004-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權所有
粵ICP備10217043號
地址: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
聯系: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
足彩胜负 11选5规则选6个号多少钱 体彩顶呱刮在线试刮 青海快三今天开奖预测 黑龙江彩6十1开奖结果 安徽25选5开奖官网 四平麻将吉祥棋牌? 龙岩麻将规则 3d全期开奖号 天津麻将下载安装 三连码肖 浙江十二选五快乐彩 快3最新开奖 中国福利彩票幸运农场 快3中奖规则 3d字谜藏机图正版 股票涨跌颜色表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