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孔丨紐約名媛騙局

稿源:南方人物周刊 | 作者: 凌星 日期: 2019-05-17

從酒店、餐館、私人飛機廠商和銀行詐騙超過20萬美元,被判15年監禁

如果說紐約是一個誘人做夢的繁華城市,安娜·索爾金無疑做了很多夢。

當地時間4月25日,這位化名為安娜·德爾維的“德國富有家族繼承人”踏進曼哈頓法庭,因從酒店、餐館、私人飛機廠商和銀行詐騙超過20萬美元,被判15年監禁。

“假裝你是,直到你真的成了那個人。安娜不得不這樣生活。”安娜的律師在開庭陳述中為其辯護,安娜的行為的確不道德和不正規,但不是犯罪,因為安娜本身打算向所有人還錢,“在一個充滿誘惑和浮華的世界里,她只能讓人們去相信他們想看到的她。”

但陪審團得到的證據顯示,安娜從銀行申請過10萬美元貸款,說服過私人飛機廠商主管從而獲得賒賬飛行,坑過一位朋友為她支付在摩洛哥的奢侈旅行,還在各地酒店和餐館積欠了大量未付賬單。2015年秋天,安娜和著名建筑師的兒子卡拉特拉瓦成為朋友,并讓后者相信自己擁有一個價值6000萬歐元的信托基金,接著邀請他為其設計私人俱樂部,預備耗資4000萬美元。

為此,安娜向對沖基金和銀行貸款,銀行拒絕了她2200萬美元的貸款申請,因為無法確認她的經濟來源。安娜偽造了財務文件,虛構了一個會計師和一個財務顧問,查證他們的電子郵件都追溯到她本人。每次別人問起錢時,安娜都發誓她會從德國的賬戶中匯款,但從來沒有。最后,在安娜不能證明她負擔得起俱樂部的建設費用后,建筑師卡拉特拉瓦結束了與她的合作。

檢察官表示,安娜實際上沒有一分錢,她出身俄羅斯中產移民家庭,父親早年是卡車司機,后來經營一家供暖和制冷企業,多年以來一直養著她。安娜離家后,去到巴黎的一家雜志社實習,在2014年搬到紐約。

后來,盡管卡拉特拉瓦已經拒絕合作,安娜還是繼續以俱樂部的名義向銀行和對沖基金申請數百萬的貸款。其中,安娜曾得到一筆10萬美元的銀行信用貸款,并承諾會還款,接著嘗試用這筆錢作為保證金,以撬動一家投資集團的2500萬美元貸款。只不過,這家投資集團的董事總經理發現,安娜提供的財富證明有不少問題,她聲稱自己出生于德國,但護照卻顯示她來自一個俄羅斯小鎮。在正式會面前,安娜主動退出了申請,投資集團返還了約5萬美元給她。

但安娜并沒有把剩下的5萬多美元還給銀行,證據顯示,2017年2月,她在昂貴的衣服和五星級酒店上花費了4萬美元,到3月時,她的銀行賬戶余額為負9000美元。那時,她又入住豪華酒店,每晚400美元,時任《名利場》編輯威廉姆斯還是她的好朋友,就住在附近。

威廉姆斯向法庭作證表示,安娜是紐約各類派對上的熟面孔,她們正是在派對上相識。在高檔酒店用餐時,最初安娜先請客,還對編輯說,“你為了錢比我更努力地在工作。”后來她們和朋友一起出去時,安娜也提出要請客,卻總是說忘了帶信用卡,并承諾會還錢,但從來沒有。也正是這位編輯后來又為安娜支付了6萬多美元的奢侈旅行。

意識到不對勁時,威廉姆斯花了幾個月的時間讓安娜還錢,但只收到5000美元,后來她報過警,但沒什么用。現在,她把這段經歷寫在《名利場》上,還和HBO達成了劇本協議。

失去一輪又一輪的信任之后,安娜的伎倆開始失效。她在各家酒店間輾轉,霍華德酒店的工作人員曾將她鎖在房間里,因為她無法付款,比克曼酒店因為她損失了11000美元。2017年7月,安娜在一家酒店想繼續吃霸王餐,但支付賬單的時候,全部信用卡都無法使用,賬單還不到200美元。安娜告訴工作人員她姑姑正從德國趕過來,而警方出現,將她逮捕。

審判結束后,就像《壞血》的路數一樣,安娜·索爾金的名媛騙局也將被改編為影視劇,由Netflix出品、熱門美劇《實習醫生格蕾》的編劇操刀。在美國本土真實上演的人性故事,繼續從生活蔓延至熒屏。

網友評論

用戶名:
你的評論:

   
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14期 總第592期
出版時間:2019年05月16日
 
?2004-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權所有
粵ICP備10217043號
地址: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
聯系: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
足彩胜负